李采甯

比賽的產物!

跟神奇的朋友進行了一場神奇的比賽><
抽個開頭看看誰花最少字讓男主掛掉之類的
>>>>>>>>>>>>>>>>>>>>>>>>>>>>>>>>>>>

房間門被打開的時候,他整個人還迷迷糊糊的。走廊的燈光照進早已熄燈的房裡,刺眼的讓他瞇起眼向下望。
好容易腦袋恢復了一些思考能力,他想,不對啊,寢室一向都是等所有人上床之後才會關掉燈的。

意識到這點,摸起放在枕頭邊的眼鏡戴上,他看向了身後腳步的身影。晃蕩的腳步聲自門邊響起,外來的燈光僅能照在來人的腳邊,除此之外,什麼都無法看清,他瞇起眼。

“請問...是誰在那裡?”

腳步逼近卻沉默,他趕緊坐起身摸索著床邊的鞋,才剛要離開床邊,一雙冰冷的手襲上他的頸邊,勒住。

“你到底想做什麼?”

這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嗎?他快速回想著,記得自己在上完下午的課程後就因為前一天參加社團慶功宴喝太多酒而提早回宿舍休息。當時的確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可是,照理說這時間應當在宿舍睡覺的室友,人呢?仔細一想,今天是連假前的禮拜五......。

是都回家去了吧。

“你沒有資格去問我想做什麼......”

身前的黑影邊說著邊吐出濃重的酒氣。

“說什麼沒資格......”他抬起因為剛睡醒而沉重的手奮力地想扳開那箍住自己的威脅。“你才沒資格來別人的宿舍房間裡面對別人動手動腳!”

想掙脫,卻失敗。

“這麼理直氣壯,我看你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吧?”

突然箍在脖子的力道消失了,他仔細聽著耳邊的聲線,是女人。

“你在說什麼我不記得了,我可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事。”

多說一點話,多拖延一些時間,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有沒有帶著任何的武器,他邊說著話想。

“你說......,”他抬起頭,看著因窗外細縫而透出的路燈,就這麼照在眼前女人的身上,橙黃的雨衣延伸出的帽子遮掩過面容,“你不記得了?”

“你敢說你不記得了?”

“你敢說你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不記得了?”

昨天晚上?

一個分神,一陣被銳利物品刺入的強烈刺痛感自手邊傳來,一把瑞士刀就這麼插入自己撐在床板邊的右手。

他痛得失去理智地叫了出來。

“我昨天什麼都沒有做。”

吼了出來,他思緒開始混亂了起來,自己昨天自從到了舉辦慶功宴的餐廳後就一直被學長灌酒,所以在整個聚餐的後半段開始他根本不記得自己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學長,你還好嗎?”

“學長,需要幫忙叫計程車嗎?”

眼前的女性開始尖起嗓音說起了意義不明的語句。但,似曾相識。

左手一陣被金屬穿插的痛楚,另一把瑞士刀將他釘在床板上,硬吞入自己痛苦的尖叫,他劇烈地喘著氣努力想讓因為劇痛而消失的意識停留。

“學長,你住哪裡?宿舍嗎?”

“學長,這裡不是宿舍,你要去哪裡?”

意識還是不受控地開始模糊,他突然回想起自己在慶功宴結束之後,學妹看著自己的身影。

“學長說我醉了,叫學妹載我回去......”

“然後......”

他顫抖著說出自己回憶內的景象避免自己的邏輯失去控制。

“學長,你在做什麼,不可以這樣!”

失控地尖叫著重複出字句,他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快速向自己逼近的面容,滑落的帽延讓他終於看清她。

他想起來了。

學妹被他壓倒在暗巷的地板上,求饒著叫他停下手上的動作,身上衣物被褪去......。

“學長,不可以這樣呦。”

頸部一抹冰涼,他失去意識。

宿舍舍監指出,本宿舍在今日凌晨三點,陳姓男學生在其寢室遭到殺害,除此之外經過調查,受害者遭到發現時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且衣著被褪盡,警方不排除受害者遭到性侵的可能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