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甯

畢業文

嘿嘿明天就要畢業了

最近推出畢業文

不過弄來弄去也只弄了一篇短短的吶

>>>>>>>>>>>>>>>>>>>>>>>>>>>>>>>>>>>>>>>>

"我們...只能是朋友嗎?"


"應該要說...我們能不只是朋友嗎?"


淚,滴下。

感情,是經不起的。

當一切屬於彼此的感情斷了線,

都來不及了...真的。

所以,妳懂嗎?

懂我們不能不只是朋友的理由。

因為我們經不起...

經不起失去對方。


畢業,


蹉跎過了時間,掙扎苦慟受傷,時間換來一種看似無感的褪去,試圖讓我們歡愉地品味失去。


但,我不是這麼想的。


天藍的畢業禮服滲過了汗水顯得略為深沉,學士帽沿垂下的流蘇深黑的線尾掠過視線邊緣,喧囂在深紅的操場上蒸騰。伸手撥過自己滑下額頭的髮絲,我轉身看著四周的淺棕建築,滿佈的人群擁擠地笑鬧,感覺到汗水滴下臉龐的悶熱,低頭拭去。


高中生活的結束,是草率的。

一輪接著一輪的頒獎後竭力唱出校歌後的結束。

感情,真是這樣就能結束的?

一段感情的結束,意味著失去。

我們都不相信感情會隨著畢業褪去。

但,事實是我們並不知道如何讓感情不會褪去。


灰白的石造大門,橙紅的鮮豔參雜著些許的淺藍,應景卻又不失違和地裝飾著彩漾的氣球,燦陽照下,畢業快樂四字有些過於耀眼地掛在門口,喧鬧聲隨著笑語與道別聲滑出建築物,一切,就好像什麼都結束了一樣。


"嘿說好了,畢業之後要常聊天的,你記得吧?"


"知道了,打電話過來啊,妳打我就接了。"


"切,只有這樣?"有些霸道的說法,妳嘟起嘴,看到平常總是一副男人樣的妳難得地露出女孩子獨有的表情,那一瞬間我不由得想笑。


"又不是以後都看不到了,怕什麼。"


"還不是誰有事沒事像個老頭一樣,同學會不參加謝師宴也不參加。"妳抱怨著,順道送來一對殺氣騰騰的眼神。


"我只是不想去而已啊,又不是故意的。"我無辜地說著。


"就是因為這樣啊你看都是你這個樣子,想想之後我在臺北你在臺中,那萬一你忘了我怎辦?"


忘了以往最怕孤單的是妳,忘了以往最怕失去的也是妳,看著妳一臉漫不經心說出口的樣子,不知道是花了多少時間去想這個失去的可能性。


我都忘了。


"哼我們認識這麼多年了,最好會忘記啦。"持續著些許搞笑的口氣,我帶過這個話題。


"你看看你,都認識那麼多年了還把我當作男的。超沒良心的啦!"順道講出多年來的玩笑,妳一臉不服氣。


"好啦好啦,只是畢業而已,擔心什麼。"


"切,能不擔心嗎?。"妳故作粗魯地撇開視線,以往哭點最低的也是妳,妳又要哭了,我知道。


"唉以後大家都會再見面的...不要難過了。"


"難道...你都沒有感覺嗎?都不會難過嗎?"妳轉頭看著我,淚流下。


"我嗎?"我看著學校中庭,聽著妳吸鼻子的啜泣。


"不要哭了。"我只能這麼回答。


"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妳哭得更厲害邊用充滿鼻音的聲音說著。"你也不會失去我這個朋友,知道了嗎?。"妳繼續說著。


"嗯...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你不想失去我這個朋友。

同時,我也不會失去妳這個朋友...


純友誼的存在,這些年來淡定地互相扶持著度過,不會去越界,卻比情人更加深入。


我們經不起失去,所以我們還是朋友,以後也會只是朋友。


一起經歷那麼多年、那麼多事,朋友...還不夠嗎?


我們都知道,這樣...已經夠了。


“喂,老頭在忙嗎?“電話聲響起。


“在讀書啊怎樣?“


畢業典禮結束後,


沒關係的,


至少我們...嘗試過一起走下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