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甯

自創-忘。

正文#03

睜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的習慣。


淡然地看著眼前泛黃的天花板,一如既往地放鬆自己僵硬的身軀,望著抹燦黃透出窗簾映下。


為什麼...?在哪裡...?


下意識地放棄了思考,就像以往一樣。


以往...?


什麼是以往...什麼是習慣...


忘記了。


他,走進。


"妳醒了?"


"今天還蠻涼的,昨天氣象局明明還說會轉暖的。"


"我買了妳最喜歡的波羅,剛剛經過了趟便利商店順便買了瓶牛奶,吃點吧。"


墨綠大衣搭著略為隨性的襯衫,試圖將眼神聚焦,她擠出了些笑容。


"嗯,好。"


不記得呢,這個男人。


自顧自地走進了病房,看似熟練地順手把手裡的塑膠袋放下,自言自語著整了整脫下的大衣坐下。


深棕的眼瞳笑著看向自己,好像一直都熟識一樣。


粗大卻溫暖的手掌,男人握住了她的手。


不記得,卻似曾相識。


跟著露出了些許的微笑,她刻意地撇開了視線。


"你...是?"


"不記得了,對吧?"


"抱歉..."


"其實妳不需要道歉的。"輕地拂過她因長時間打點滴而發青的手,溫柔地說著伸手撥了撥她凌亂的瀏海,"真的。"


靜默。


她看著眼前發怔,無意識地搓揉著冰冷僵硬的雙手,焦慮地思考著答案卻又成了徒然。


焦慮,她只能焦慮。


"我到底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我的家人呢?還有你是誰...."


"冷靜。"他加重了力道緊握住她的手。


"為什麼...我會什麼都不記得?"淚滴下,她顫抖著抬頭看著他,"如果我什麼都不記得那我還能相信什麼!"


"那就什麼都不要相信!"肯定地說著,他堅定地看著她,"連我都不要相信!"


"那我到底應該...記得什麼?"她無助地看著前方。


緊抱。


他的溫度透著雙臂傳來,她能感覺到他的存在。


存在,就已經足夠了。


她明白。


"采,妳的名字是采,只要記得這個就夠了。"


"而我..."略為頓了下,"妳不記得也罷。"


哭累了,她閉上了眼記著:


我叫采,采就是我的名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