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甯

自創-友。

微。笑。

緊地抓住自己的肩,冰冷卻無處可躲的冽,像是在安慰自己似地騰出了一隻手,她,拍著自己的背。

人,都是那樣不忍心看到自己受傷。

深地嘆出了口氣,她拿起了手機,麻木例行公事一般地滑了開來。

撥出。

"您的電話將轉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

愣著看了刺眼的螢幕,緩地彎下了腰,把手機放在地上。苦笑,抽動的嘴角,她苦撐著讓自己笑。

可笑?

越想越可笑,她的嘴角越發抽動著,視線模糊著,淚滴下。

她,看著眼前。

沉藍的空在眼前蔓延著天際,燦然的燈光在城市間閃著,嘈雜的聲音就這麼傳了出來。

緊抓著斑駁的磚紅欄杆,僵硬著攀了過去,踩著已殘缺不全的牆邊,她痛哭。

一直認為自己是在付出,卻在最後發現努力的一切只是一句,我需要空間。

之後,消失。

她承認自己的倔強、自己的霸道,但她知道自己的這些只是單純的開心他能為了朋友去承受。

這個身為朋友的自己。

他最後給了她這個結論,他不能承受。

又或者...她不值得他承受。

不值得...是嗎?

可笑。

無視於身後的手機震動聲,她跨出了腳,踏出了凌空。

墜落。

>>>>>>>>>>>>>>>>>>>>>>>>>>>>

最近一直在嘗試光明的哏(這神摸

好啦承認這個是失敗品呵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