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甯

百題

#04筆
如果當初不存在的話,那就好。

“我可以不要寫了嗎?”

“不可以。”

我只是,太寂寞太寂寞了,而已。

“你放棄的理由是什麼?你認為你有資格放棄嗎?”

“...”

“你知道你放棄的是什麼嗎?你到底把我們出版社的信用當什麼了?”

“你有為我們的立場想過嗎?我自己也是很無奈啊!”

那你,還是你們,

有想過我嗎?

沒有。

透出了簾的淡灰映在深棕的木質地板上,寧靜而美好的空氣流瀉而下的假象。

假象。

紛飛雜亂的白肅殺地抹過空間,尖叫而出,淨白的黑奪出一個手寫的字。

“亡。”

抖動的黑墨劃破了白面透至下一張,層疊。就這麼滑稽地漫開...

直至血色蔓延。

一隻沾染著血色的鋼筆,一隻蒼白失溫的手。

可以結束了。

他。








评论